您现在正在浏览: 主页 > 青春风采 >

[青春足迹]夏成杰:愿乘长风破万里浪[图]

发布时间: 2015-11-21;

 人物白描:夏成杰 物理与天文系 2013级博士生

夏成杰,本科上海交通大学物理与天文系,后在本系直升,攻读博士学位,研究方向为颗粒物理以及X射线成像。经过几年的学习研究,他获得了不少科研成果,最近的一项研究进展发表在《Nature Communications》杂志上,并荣获2015年度国家奖学金。他认为自己只是一名非常普通的博士生,但也乐意和大家分享科研路途中那些有趣的故事以及点滴的心情。

有这样一句格言:“如果你想造一艘大船,不要招募人们搜集木料、布置给他们任务和工作,而是要教他们去向往大海的浩瀚与无垠。”(If you want to build a ship, don‘t drum up people to collect wood and don’t assign them tasks and work, but rather teach them to long for the endless immensity of the sea.)这句格言来自于著名的《小王子》一书的作者,法国作家圣·埃克苏佩里。夏成杰说:“我是一名普通的研究生,在真理的大海面前,不敢自比为在沙滩上拾贝壳的孩子,但心里也可以有着一场远航的梦。”  

开始,扬帆起航

夏成杰大三时,他在王宇杰老师的办公室中第一次听说了颗粒物理。所谓颗粒物理,说的粗浅些就是研究沙子。那时王老师向他介绍了实验室的研究方向,说随意堆积着的一堆沙子的“温度”其实是零度。这听起来非常荒诞的说法却对那时的他传达了一个概念——即使是像沙堆这样司空见惯的东西,依旧可能有着很多难以理解的问题,而本科四大力学所构筑的框架似乎是远远不够的。夏成杰说那时受凯文·凯利《失控》一书的影响,自己正好对分形、自组织、复杂现象等概念充满兴趣,这刚好和王宇杰老师的研究方向密切相关;另外,自己喜欢几何与图像胜过公式与字符,而王老师说在这个实验室将会接触到“无穷多”的图像,事实也正是如此。夏成杰说自己从那时起就成为了一个在沙滩上玩沙子的人。这场向着大海的远航也从此开始了,到现在已经是五年的时光。他说自己非常幸运——物理学博大浩瀚、涵盖万千,而自己几乎毫不费力地找到一个喜欢的研究方向,并且在本科就能进入一个优秀的团队。 

沉淀,聚沙成塔

当然,兴趣和理想是一回事,踏踏实实地做一些与科研有关的工作却是另一件事。夏成杰说那时他们实验室的规模还很小,许多实验的技术和方法都不成熟;同时当时研究的背景知识、处理数据的手段等“软实力”相对现在都还远远不足。夏成杰做过的第一个实验是三维泡沫堆积的结构,他说自己开始时信誓旦旦地制备样品,其实却和孩童玩肥皂泡差不多;后来做出样品,得到原始数据,却因为那时还没有成熟的图像处理方法和程序,只能在自己编写的软件上依靠人力处理图像,几个同学一起处理了两周时间,才拿到一套像样的数据。后来,终于分析出一点点“有意思”的结果,却失望地发现早在三、四十年前的论文中就有前人研究过了。 

就是这样不停地走着,路上夹杂着成功的喜悦,也有着失败的迷茫。他说好在周围有着一群同行的朋友,一路走来,有着太多酸甜苦辣的共同回忆——大家一起出国做实验,在美国阿贡国家实验室,深夜或清晨,在休息区捧着咖啡,看窗外漫天的飞雪或穿过薄雾的晨曦,以及自己和同学深陷的眼圈。几次通宵熬夜准备实验、修改论文,大家笑着说曾看过闵行校园清晨四点的样子。这几年来,有许多朋友离开了这个集体,也有新鲜血液不断加入,团队正变得越来越成熟,科研也做得越来越好。夏成杰说自己常常回忆起那时的日子,也愈加珍惜现在,珍惜这些一路同行的朋友。 

感恩,结草衔环

如今是收获的时节,夏成杰说最应该感谢他的导师——王宇杰老师。他身先士卒、严于律己,每天和同学们一起工作研究,实践着“天道酬勤”;他认真严谨、一丝不苟,每次交流甚至争论都能让自己获益匪浅,同时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自己思辨的习惯;他非常风趣、充满个性,为冷峻而理性的科研生活不断注入活力,激励大家进取。夏成杰也想感谢他的家人和女友。他说:“爸妈用最温暖的爱宽容着一个最不合格的儿子,他们不理解什么是‘玻璃化转变’,也看不懂我发表的论文,但没有他们,这一切都或许都没有意义。” 

夏成杰还提到了自己已经过世了的、高中时期的吴恒昌老师。他说吴老师是自己见过最乐观、最精神的人,让高中时的自己感受到了物理的魅力——物理有着塑造人格的力量,他想要成为像吴老师那样的人。后来夏成杰第一志愿报考物理系,如今一直读到博士,而曾经的恩师却已然不在人世了,不禁叫人扼腕。夏成杰回忆到,那时自己对“永动机”很感兴趣,曾向老师请教,老师在纸上写下了“熵”,而当时的他还不认识这个字,如今“entropy(熵)”却是他论文的核心。最后他动情地说:“熵是一种很无情的东西,它定义了时间的方向:时光不会因为曾经的美好而放慢脚步,逝去的人也不会因为思念而回到身边,留下的只能是一点点模糊的印象,以及一个在心底对自己的承诺。” 

 

版权所有 共青团上海交通大学委员会 技术支持  旧版网站 管理登录
通讯地址:上海市闵行区东川路800号    邮编:200240  电话:86-21-54740000  传真:86-21-54740000